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09

《九三年》

我曾經說過,hugo不是我喜歡的作傢。但是《九三年》卻是影響我最深的小說之一。我不相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。所以我不相信因為所謂的國傢,所謂的正義,就可以隨意剝奪一個人的生命。人,最基本的東西,並不是所謂的正義與理想,更加不是所謂的尊嚴,或者是愛國主義。國傢為什么存在,世界為什么存在,法律為什么存在。是因為有人的存在,如果連人類都不存在;那些東西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?        我不支持死刑。沒有任何東西比死人更沒有價值。除了留給或者的人傷痛與囬憶之外,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。我更加相信,如果在生與死的邊緣,更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性。      現在的我,多年后的我,重溫這本小說的時候。雖然沒有當年的激動,還是可以感受其中的感動。hugo最后一本小說,終其他一生去尋找的答案,正是我想說的一切。

Posted in Books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