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純娛樂

雙重標準……

   好啦,好啦,看到smap他們的一枝花現場版,突然覺得這幾位老頭還挺可愛的哈。== 然后看到某些人的評論………“smap mean…’SM All People“ 然后才突然醒悟。好啦,天團果然是天團,不是聲音的問題,盡管我是個音盲,還是聽到他們的聲音和音樂是…… 不在一個調上的……強悍吧~ 然后還竟然覺得他們真的不錯啊。很有氣場啊。如果是我家另一位老頭這樣的話,我大概不會有這種感覺吧。那一枝花,我還聽了好多遍,越聽覺得越有喜感== 就好像光一一樣,覺得他唱錯了詞,真的不錯啊。如果是hyde唱走音了,我肯定不會聽第二遍的。雖然其實hyde在太high的時候,也經常走音的。但是他的歌難啊~ 明知道是這樣,我還是不太希望看到他失準的時候。為什么smap,我就不想看到他們唱準了呢?覺得唱不在調上的他們,真的kakoi~ == (這個女人瘋暸)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純娛樂 | Leave a comment

高考作文句子爆笑集錦---真是太搞笑了!

  有種自卑叫自信,有種跌倒叫爬起.(這位同學是哲學家.)      眼睛為什麽長在兩邊,因為它是用來向前看的.(這位同學的邏輯遠遠超過了閱卷老師的理性範圍.)     進入高三,我就過上了"起得比雞早,睡得比狗晚,吃得比豬差,幹得比牛多"的日子.雖然我吃得比豬好多了,但我幹得確實比牛還多.此刻,我的願望就是......(可憐的孩子,你家難道有周扒皮?)     泰戈爾說,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.(你信不信顧城會拿著斧頭半夜來找你?)     而被流放的屈原,時時不忘報國,終因報國無門而自吻(原文如此)於烏江.(至盡思項羽,不肯過江東)     我的爸爸就像親人一樣愛我.(敢情您老是您爸爸從垃圾裏見來的?)     周總理的願望是國家的富強獨立,在他心裏只有四個大字:為人民服務!(也許你的語文老師能容忍你,但你的數學老師不會原諒你!)  

Posted in 純娛樂 | Leave a comment

『轉貼』Jonny’s成員的初吻談

堂本光一 DOMOTO KOICHI 我的初吻是什麼時候啊…已經忘了(笑)可能是小時候跟住在附近的小女生「啾」過那麼一次吧。真正交往後的KISS,大概是在國中的時候。我這個人是無法把戀愛當兒戲的,譬如說你喜歡一個人,就會漸漸有光是用言語無法表達的情感湧現,就會自然而然想牽手,想接吻,想更進一步…戀愛會給人不可思議的力量,無論怎麼忙怎麼累,有了對方的鼓勵自然就能重新出發、加倍努力。只是現在我太喜歡工作了,如果要問我工作和女朋友那個重要?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工作。所以對方若是很怕寂寞,跟我這種工作第一的人在一起肯定會很痛苦吧!而且我是絕對禁止出軌的,一次都無法忍受,即使只是KISS也不行!因為對我來說,KISS在某種意義上是比H還重要的。這大概就是所謂男人的任性吧!  堂本剛:  我的初吻是給媽媽親的。記憶中是幼稚園的時候,出門前、放學後回家媽媽每天都至少會給我一、二次愛的親親。而從事演藝工作後,第一次的吻戲就是跟光一啦。我對這件事在內心一直感到很震撼啊!在演『人間 失格』的時候,光一的唇就這麼對著躺在泳池畔的我親了過來…連排演總共親了有二十次!現在看到重播都會覺得好討厭喔(笑)。哎,雖然說吻戲是戲劇中不可或缺的鏡頭,但是,我還是希望量不要有是最好的啦。但畢竟是演戲、工作,即使KISS不是該在大眾面前被看到的事,也必須在三十個左右的工作人員眾目睽睽下完成。所以說啊,今後對這種戲還是習慣不來的吧!  松本潤:  在演『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』時,我獻出了我的螢幕初吻,那時可真是緊張!當我看了劇本後就馬上跑去問導演:「吻戲是真的要KISS嗎?」結果,正式演的時候是真的KISS了,但是看了播出後的鏡頭,竟是那種微妙到好像不是真的KISS的畫面。唉,早知道就不要真的親了!因為拍的時候我緊張的要命,畢竟對方(雛形明子)可是比我年長的、已婚主婦耶!而且又有一堆工作人員在旁邊看,真是羞死我、糗死我了!不過我也因此得以對吻戲免疫了,下次有吻戲應該就不會這麼緊張了吧!  山下智久 Yamashita tomohisa 我的初吻是發生在幼稚園的時候。一個我蠻喜歡的女孩子突然親了我的臉頰…真是有夠積極的。男生對異性的意識總是比較慢的嘛,直到小學高年級我才會真正去想「KISS」這種事:譬如說約會都要親親啦、一定要在暗處啦、是什麼感覺啦…等等的。我理想中的KISS,是自然的KISS。嚴格說來,就是譬如說將來結婚生子了,給愛妻和小孩的那種溫柔的吻…嗯,多棒啊!對了,最近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親起來的情侶是不是增加了?我也常在擁擠的電車裏看到有高中生不避諱地當場KISS呢!他們的心情我是了解啦(?!),不過還是希望他們要考慮到地方的問題。另外,拍戲時有吻戲也是超不好意思的,像我在拍『漂流教室』時,有二位同學有接吻鏡頭,他們彼此還互糗「要跟你拍真是討厭!」「我才倒楣呢!」真是令人印象深刻。  赤西仁 AKANISHI JIN 外國人的KISS鏡頭很棒,總覺得好酷喔。看到這樣的鏡頭我就有一種感想,那就是不管背景怎麼樣,狀況是如何,只要外國人詮釋起來就十分完美了!即使在臟亂的街角來段吻戲,也不會有什麼格格不入的感覺,反而浪漫到極點!為什麼會這樣呢?我的分析是:接吻就是男女雙方最初所擁有的心情!哇,感覺起來好美喔…不過我也只能分析到此啦!(笑) 我本身還沒有演吻戲的經驗。但是如果哪一天要演的話,一定要演出外國人那種如詩如畫的吻戲,吻到世界像為我倆停止一樣…哇,真棒!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演比較好,所以目前來說是不可能啦,這種戲一定要我再成熟點才知道要怎麼演吧!(笑)  龜梨和也 KAMENASHI KAZUYA KISS?我每天都KISS喔!早晚都甜甜蜜蜜地…啊、抱歉抱歉,我KISS的對象是表姊的小BABY啦!她叫做YUMI,可愛的不得了喔!每次看到YUMI的臉,我就忍不住要去「啾」一下。也因為這樣,我的KISS已經到達一種專門境界羅!當YUMI想喝奶哭起來時,我就會邊說「媽媽等下就來羅!」邊在她的唇邊親一下,她就馬上安靜不哭了,連表姊都嚇一跳呢。(笑)啊?跟小BABY以外的人的KISS?那我可是完全不行!但是,我每天跟YUMI道「早」、「我出門了」「我回來了」「晚安」都會親親她,所以我想,若是跟所愛的另一半每天在道早時也能這樣「啾」一下不是也很好嗎?所以我想,有一天一定要跟另外一半這樣每天來個「愛的啾啾」!  今井翼 IMAI TSUBASA 我的初吻對象是住在附近的阿姨喔~那是小學低年級的時候。從小阿姨就非常疼愛我了呢。感想?嗯,好像是很美味的感覺(笑)。不過與其說是去親,倒不如說是被親的啦。早上去上學去阿姨家打招呼時,阿姨都會親親我的臉頰或其他地方。說到KISS的地方,好像還是在海邊最好吧!夜晚的沙灘也不錯!邊遊泳邊KISS呢?好像難度太高了。仰式可能辦的到吧。或者狗爬式或許更容易(笑)。或許有人會覺得海的話還是夏威夷或沖繩等南國風情的地方好,我就不這麼覺得。還是日本海好!一對戀人在日本海被拆散,然後好不容易見面時相擁而吻。這才能感動人心嘛?!(笑)  二宮和也 NIMOMIYA kAZUNARI 初吻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喔!幼稚園的時候,同班的「小I」約我到兔籠邊,才一進去她就在我臉頰親了一下!那種感覺,與其說是小路亂撞,倒不如說是嚇了一跳。更嚇人的是,全班都知道我們KISS的事了!因為即使透過兔籠的鐵絲大家還是看的一清二楚嘛。接下來是國小,小三時到小六的學姐家玩,她竟然出其不意地往我嘴唇親了過來,更是嚇死我了。到了隔天,我被偷親的事還是被同學們知道了,在走廊大家都故意發出「啾」的聲音來笑我。現在想起來,那個女孩子當時可能被大家虧的很慘,不過還挺LUCKY的呢!很少男生會被女生偷親這麼多次吧?難道說我當時就已經這麼有人氣了?  相葉雅紀 Aiba Masaki 我有個非常難忘的KISS經驗…在拍「使上最惡的約會」時,我跟阿南健治(男演員)有親吻鏡頭。連親吻的瞬間加上親吻的特寫一共親了二次,拍完後,阿南先生還跟我說對不起。當時的感覺好復雜,但是現在想起來,覺得這其實是個有趣的經驗。畢竟,平常並沒有什麼跟男生親吻的經驗吧!還有,歌迷的反應也很好玩。當她們知道我要演出吻戲時,都一面倒的焦急反對,但是播出後,反而有很多抗議信寫著「你那樣也算男人嗎?」(笑)但是,還好第一次的吻戲是跟男生,要是是跟女生,我一定羞得演不下去吧!如果是跟美麗的女明星那更不得了,一定會緊張死了!KISS這檔子事,果然不是該在別人面前做的事啊。  大野智 Ohno Satoshi  說到KISS啊,就令我聯想到粉紅色!就是那種既柔軟又很重要的感覺。那麼KISS呢,總是希望很自然地進行羅!譬如說…二個剛開始交往的國中生,放學後牽著手從學校回家。當然是穿著制服羅。然後經過樹蔭濃密的公園,便走進去散個步。走道公園的噴水池附近,「嘩!」的一下子水突然噴了出來,男孩邊說「濕掉了啦!」邊幫女孩拍掉水珠。就在這時碰到了女孩的肩膀,二人四目相望,互相深情凝視一分鐘左右。女孩子自然而然地閉上眼,男孩子則有些猶豫著這樣是否可以…就在這青澀的氣氛下KISS…從頭到尾都自然進行就沒錯啦!我的經驗?太不好意思了所以無法奉告啦!  岡田準一 Okada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純娛樂 | Leave a comment